當一個人決心不再愛人卻深陷情愛漩渦,
當另一個人對愛上了癮而具毀滅性,
愛的毒素在兩人之間迅速蔓延……
 
失去婚姻的水無月也失落了愛的奇蹟,
決心不再愛人,只想隨波逐流、平淡度日,
直到處處留情的作家創路闖入她的生活。

再次成為愛情奴隸的水無月背棄了自己的誓言,
幻想著每一個「如果」:
如果沒有遇見創路、如果父母不是他們、如果結婚的對象不是他,
如果我不是「我」......
 
 
 
 
 
 
 
 
 
 
 
 
 
序  
 
一個無法勝過自己名字的人,
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從這裡面的三個關鍵詞:「無法」、「勝過」、「名字」來看,
嗯,這個人八成是不快樂的。
 
 
不快樂是因為他不能與自己的歷史角力,
特別是..........
站在歷史那一端的人所顯示的是一種關懷與……愛,
種種善意,
令人無法消受。
 
 
名字反映了父母的期待和想像,
在一個孩子的人生還未開始、或者開始之初,
他與父母之間的張力關係就從「名字」開始了:
有人用一生抵抗名字的咒詛;
有人用一生重畫名字所給的疆界;
有人一生就淹溺在自己的名字裡,
囚泳其中,
找不到出路—父母給的名字是一個枷鎖還是一個應許?
是指引未來的光明之路還是負荷過往的糾纏不休?
也許真的要看接下來,
這個孩子將會如何與自己的命運交手。
 
 
有時候人們愈想脫離,
就會靠得愈近,
自覺或者不自覺的,
讓自己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把自己逼入絕境,
讓自己別無選擇、讓自己一步步掉進預設的陷阱,
此即中毒狀態,
中毒的下一個階段就是中邪了。
 
 
從一開始,
遊戲規則就訂得很清楚...................各取所需。
有人需要名,
有人需要利,
有人需要性,
有人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太太」這樣的頭銜,
有人需要打雜的人;
而這恰恰好是「創路共榮圈」這個團體裡最稀有的資源,
任何人想要支取,
注定遍體麟傷;
任何人想要供應,
也同樣會引發爭戰—她打破了平衡的生態,
是因為她竟然想在這個人來人往的露水關係裡創造永恆,
當一個女人有了這樣的企圖心與決心,
請相信她絕對會成為一個愛的捍衛戰士,
或者換成另一種說法:愛的恐怖分子............
 
 
非常反諷的是,
從小就立志逃出媽媽掌控的她,
最後卻發現自己的愛情必須在另一樁親情面前伏首:
向來換女人像換拖鞋的創路,
對這個長年不在身邊的獨生女所散發的驕寵與溺愛,
是她所無能抗拒的、愛情的最高段數..............
 
 
愈讓自己像創路的奴隸、愈讓自己顯得卑微,
她就愈明白,
她的愛根本已在逃走的前夫身上停格,
而她的恨則已黏附在母親的身上;
兩者皆根深柢固,
難以自拔也難以取代。
 
 
必須透過另一次奴役,
愛情中的人們才會知道自己原來並未從上一次的捆綁中自由;
她的愛恨情仇是一個多元聯立方程式,
X、Y、Z,愛、恨與原諒,
必須同時解答....................
 
因為母親,她逃向前夫,
因為前夫,她逃向創路,
因為創路,她不得不與自己面目相對;
十分痛苦卻也十分必要;
這就是人生。
 
最終需要安撫,
需要諒解,
需要輕聲細語、需要抱在懷裡的,
其實只有歷經創傷的自己;
而且,也只有自己能夠做這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油小蛋糕 的頭像
奶油小蛋糕

又在發福的奶油小蛋糕

奶油小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