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技術到藝術.台灣愛普生的藝企雙贏──專訪台灣愛普生總經理李隆安
 

文│蘇怡如  2008/12/2

國藝會第三屆科技藝術創作與發表專案之成果展「科光幻影2008──對話之外」,台灣愛普生為主要贊助企業之一,圖為藝術家吳達坤作品《迷樓-台北》。  不論是視覺藝術的熱門創作形式,或是表演藝術舞台、設備上,對於投影機、數位輸出技術的使用愈趨熱烈而廣泛。在展演活動中,我們最不陌生的品牌就是愛普生(EPSON),而以往採訪贊助藝文的企業時,不乏企業端表示藝術家的創意或可為產業開出一條新的道路,台灣愛普生曾經贊助過許多藝術展演活動,從錄像、新媒體藝術的投影機或輸出,從器材到器材使用的技術支援,讓我們聯想到,贊助者(企業)是否可能在過程中,與被贊助者(藝術)產生其他的關係,除了單純的贊助者與被贊助的行為之外,還可能產生其他火花?針對這個面向,我們專訪到台灣愛普生總經理李隆安,希望能更進一步探究其藝企合作的經驗與策略。

起點:日本epSITE攝影藝廊
  李隆安表示,台灣愛普生與藝術的連結關係是源自日本總公司的作法,1995年日本東京成立日本第一個數位影像攝影藝廊「epSITE」,其與日本知名攝影師合作,從輸入(底片)至輸出皆交由EPSON完成作品而後展出,如森山大道、荒木經惟、蜷川實花等知名攝影家都曾於「epSITE」展出。而成立「epSITE」的目的則是希冀透過藝術家所追求影像品質的know-how,將EPSON從純粹的技術追求者,跨越至藝術的層次。「我們希望藝術家告訴我們他要什麼?因為技術和藝術二者之間落差大,技術者往往專注於技術的達成,但藝術家有藝術及色彩的觀念,要求的是另一個層次。」李隆安表示2005年愛普生在上市後獲得攝影界認定的K3墨水,也是從與藝術家合作的經驗,經歷了十年研發的成果,「自K3墨水問世,攝影界認定EPSON digital prints,已經超越傳統的銀鹽等影像技術。」甚至投影機反射出來的影像亮度,在藝術家的眼中,看到的不只是平均亮度,而是「每一個顏色表現亮度都要達到藝術的水準。」

  EPSON期望藝術家提供其對色彩與影像品質要求的know-how,除為其技術的精進提升至更為精密的層次外,也希望產品本身能更接近藝術層面的需求。像是今年8月底9月初於「2008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的「年度主題特區──『藝術與科技-遊』」展出的知名新媒體藝術家Gary Hill,便指定使用EPSON EMP-TWD2000-1080P投影機,「我們與藝術家合作最原始的初衷就是,藝術家有藝術及色彩的觀念,他告訴我們他要什麼。」相對的,當EPSON知道藝術家需要什麼,能夠回應藝術家創作需求的器材,自然為藝術家所肯定而指定使用,進而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台灣愛普生總經理李隆安(左二)因認同藝術家蔡國強(左三)於金門碉堡帶入藝術的想法而贊助器材與技術予「金門碉堡藝術節──18個個展」。右一為金門縣縣長李炷烽。(台灣愛普生提供)

以技術支援藝術
  EPSON廣為周知的是器材硬體贊助,但其也經常涉入技術層面的支援。李隆安舉2004年由中國藝術家蔡國強策劃的「金門碉堡藝術節──18個個展」為例,經轉介出身廈門的蔡國強找到他,而聽到蔡國強回想兩岸前線早期「單打雙不打」的日子,希望戰爭過去後能將廢棄碉堡變作藝術之用,曾於金門服役的李隆安十分感動因而決定支持。這個展覽由於展出地點的特殊環境,需要克服很多困難,碉堡內坑道遍布、歪歪扭扭同時還一邊滴水,於此,EPSON除了贊助器材之外,也提供工程師支援投影機投影於不平且有斜角的坑道中,協助參展藝術家蔡明亮及譚盾等人完成作品佈展。另外,EPSON長期與果陀劇場合作,「比如劇場要展現一個街道的景象,投影可以是一個選項,不一定非要藉助實體的布幕或裝潢。即便在角落電梯以camera拍攝,再用大螢幕投影出來,包括裡面的對話、動作等可以很清楚地把電梯裡的景象在舞台上表現。」李隆安說,不論是果陀劇場導演梁志民要表現布景無法實現的「太陽升起」的場景,或是金門碉堡展中作品亮度不夠的問題,EPSON都有技術可以克服、解決,李隆安舉例,「當亮度不夠時,我們有技術可把五千流明的二台投影機堆疊(stack)、對焦在一起變成一萬流明;或是有軟體可以把二十台投影機結合在一起,變成五百吋的大螢幕等。技術上有困難,我們與藝術工作者可以一起來研究,投影機的使用其實有很多秘訣在其中。」今年(2008)資深攝影家莊靈「靈視70──莊靈攝影回顧展」於國父紀念館中山藝廊展出,李隆安著眼於展出場地難得,加上莊靈自小跟著其父莊嚴(前故宮副院長)自中國大陸隨著故宮國寶輾轉來台,其攝影作品紀錄了許多重要藝術品,遂建議莊靈將畢生作品底片全交付EPSON作高解析度的數位存檔,既為莊靈個人也為國家建立珍貴影像的保存。

與藝術合作的形象加值
  2002年EPSON與故宮合作「乾隆皇帝的文化大業」一展,在展前數個月,EPSON首次於故宮至善園發表EPSON製作的故宮藏品複製版,「那次記者會中28幅作品全部擺在戶外走廊不怕風吹雨淋,參觀者可以用手觸摸都沒問題,喜歡還可以帶回家!」李隆安語氣中資深攝影家莊靈「靈視70──莊靈攝影回顧展」於國父紀念館中山藝廊展出。(台灣愛普生提供)愉悅且帶著自信地說。當然帶回家的代價是數萬至數十萬元新台幣不等的代價,視各作品內容與尺幅大小而定,但EPSON的「故宮珍藏書畫系列」的數位真跡(Digital Block Printing),除強調以EPSON最新數位影像及色彩校正、管理技術外,並於過程中與故宮密切配合,李隆安說,「《早春圖》從2007年就開始進行,因為作品顏色太複雜,直到今年(2008)才正式推出,故宮出版組組長像是藝術寶庫,知道房子、石頭,畫面應該是什麼顏色以表現氣勢、堅毅挺拔等等,當藝術端提出這樣的景象時,我們的技術就要把顏色調出來」,前後歷經了半年時間,最後數位版畫完成的成果令雙方都十分滿意,李隆安說,「這就是藝術和科技的第一個火花,在這些過程中科技人知道藝術端要的是什麼。」他也認為,與故宮合作的經驗等於將日本「epSITE」的模式再擴大、深耕。因為EPSON台灣資源較之日本總公司相當有限,他選擇以長期商業模式來合作,例如與故宮合作、繳付權利金後,EPSON可製作故宮珍藏之數位版畫加以進行全球銷售。與故宮的合作是經過了故宮認證,因此也能使得EPSON形象加分,李隆安也分析「因為技術的差異很難去對一般的使用者、消費者溝通,很難去具體訴求我的品質有多好;但一旦故宮認同了EPSON的品質,一般相關行業人員就能更安心樂意去選擇使用EPSON的產品,這就是對EPSON形象加分。」

藝企合作講求雙贏互惠
雲門舞集2團作品《身‧音》劇照。(雲門舞集提供,攝影/劉振祥)  台灣愛普生長期與果陀劇場、台北市立美術館、雲門舞集、台北當代藝術館等藝術展演單位合作贊助器材或技術,在合作對象的選擇上分為「需求」與「展演性質」二個主軸。從「需求」來看,以需要贊助設備者為首,其次是EPSON才能提供的、特有的技術需求,最後才是金錢的贊助;由「展演性質」來看,第一是影像(image)展演,不論平面或投影;第二個是高品質的輸出。李隆安說,台灣愛普生在金錢贊助的資源不若本地企業,加上他認為若能提供的是行銷上強調的「唯一性」──提供別人沒辦法提供的技術──所產生的價值及效應,給予合作對象的感受會更與眾不同。

  從藝術端出發來看,也是一樣的道理。李隆安舉例,長期以器材及技術支援果陀劇場的兩方合作令他十分感動:「導演、劇務、燈光等設備的執行者,真的要花很多的思考和創意才有辦法把投影機用得那麼好」,舉凡取代布景的投影、戲劇及影像效果的應用……,藝術端有了企業的資源,而利用此資源投入為了成就藝術創作所做的努力之餘,也同時表達了EPSON於器材或技術上的專業成果,因此李隆安認為,「梁志民導演將我們投影機帶到劇場裡,運用很不同的創意,這些長期合作的夥伴,讓我感覺得到了雙贏的效果。」雙贏互惠的合作關係,也使得彼此合作的路,可以獲得延續。

  從企業端的需求分析來「金門碉堡藝術節──18個個展」中,旅居歐洲藝術家謝素梅利用EPSON最新投影科技,將黃山磅礡的氣勢重現於金門碉堡當中,此作品於塔山碉堡展出。(台灣愛普生提供)看,李隆安承認現在市場景氣不佳,企業作為一個營利的組織,也會在營運操作上更為謹慎,此時如果藝術端能夠強烈表達雙贏的企圖與方法,也較容易得到贊助或合作。「通俗的說是置入性行銷,但是用一些特別的方式,能得到大眾認同,能回饋給企業很大的形象效果,就表示這團體有用心去找到方法。」李隆安也舉出另外一個例子,2003年在北美館的展覽「又見V-10視覺藝術群三十年大展」,莊靈將近三十年歷史沿革的錄像或影像相關設備──包含EPSON器材──擺設在展場中,「照理北美館公部門的展覽大廳不能有企業產品的展示,但在展覽中就順理成章地把它擺進來,因為我們的機器已在歷史裡面了。」

  而在這些與藝術端合作後,透過藝術界面所達到形象面上的加分,有多少會反映在實際的銷售上?李隆安認為,廣告、行銷都很難直接去計算出銷售的結果,對於藝企合作的效益則更難以評估,他認為可能還是形象上的影響比較大。但也由於與藝術家接觸的經驗,讓他對於藝術家創作中的敏銳度與未來性有了特別的感受,李隆安說:「藝術家都是海闊天空、亳無拘束地去想像未來的生活,這個未來性如果企業家可以及早發現,或者加入到對未來需求的各項研發上,或許能有所作為和發展。」許多新媒體創作早在軟體程式或硬體器材還未研發出來,藝術家就已模擬或其他方式,近似預言般地創作具前瞻或未來性的作品。

從技術跨足藝術市場
  不只是從與藝術端合作的經驗進而於實質技術或抽象形象上強化EPSON的品牌,近來台灣愛普生也尋求其他合作,進而拓展經營版圖。目前數位影像子公司「印傑Jetprint」負責旗下數位平面輸出的相關業務,近期推出新數位藝術品牌「拓拓ttoopp」推廣數位版畫業務。李隆安認為,「從一個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一開始先站穩平面輸出(printing)的技術,再來就是與藝術家合作的默契與know-how,但若要再往上成長必須要有自己的產品(content),甚至必須要有藝術的平台,於是我們開始試著自行收藏作品,或與藝術家有更多的合作與授權,讓我們在銷售時可以有更多作品。」從「故宮珍藏書畫系列」、與畫廊合作之數位版畫,如大未來畫廊的常玉作品、首都藝術中心的潘玉良、台灣愛普生總經理李隆安。(攝影/蘇怡如)劉其偉作品,進而直接與藝術家合作如攝影家黃東明、油畫家曾郁文等,台灣愛普生也開始自行收藏作品,邁向銷售平台之路。

  但在選擇合作的對象上,李隆安再度扣回他認為與藝術合作的核心──對EPSON技術的高度認同,也就是能夠予EPSON的技術多一層的肯定。李隆安說,「在攝影家之中我們為什麼找到剛出道不久的黃東明老師,最重要是他對EPSON產品的了解,比我們自己還厲害,因為他工作需要極高品質的輸出,自己也買了好幾台EPSON的印表機進行鑽研,幾乎可說是台灣印表機達人。」透過印表機達人的使用,與黃東明的合作又回扣到EPSON的品牌形象的加值,「這也是我所說的雙贏,這跟我們與果陀合作的例子也十分類似,當使用者以其角度去表達EPSON產品的優點時反而更有說服力!」李隆安以企業經營與行銷的角度,透過與藝術端的合作,時時緊扣藝企雙贏的know-how。

  在李隆安的談話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台灣愛普生於此領域在擇選上的策略──數位影像、高品質;與一般金錢贊助的性質不同,台灣愛普生藉由協助器材及技術的方式參與藝術的呈現,而透過藝術,似乎也產生了一種廣告或行銷無法企及的影響,進一步向一般消費者強化其品牌的專業形象並訴諸其產品技術的差異與突出,甚至進一步強化了藝術創作於影像上的技術質地,台灣愛普生以其於數位影像的專業,從技術端連結藝術端,在已然堅實的基礎上,尋求數位影像經營版圖質與量的提升。

創作者介紹

又在發福的奶油小蛋糕

奶油小蛋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